• <tr id='gzfw4'><strong id='gzfw4'></strong><small id='gzfw4'></small><button id='gzfw4'></button><li id='gzfw4'><noscript id='gzfw4'><big id='gzfw4'></big><dt id='gzfw4'></dt></noscript></li></tr><ol id='gzfw4'><option id='gzfw4'><table id='gzfw4'><blockquote id='gzfw4'><tbody id='gzfw4'></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gzfw4'></u><kbd id='gzfw4'><kbd id='gzfw4'></kbd></kbd>

    <code id='gzfw4'><strong id='gzfw4'></strong></code>

    <fieldset id='gzfw4'></fieldset>
          <span id='gzfw4'></span>

              <ins id='gzfw4'></ins>
              <acronym id='gzfw4'><em id='gzfw4'></em><td id='gzfw4'><div id='gzfw4'></div></td></acronym><address id='gzfw4'><big id='gzfw4'><big id='gzfw4'></big><legend id='gzfw4'></legend></big></address>

              <i id='gzfw4'><div id='gzfw4'><ins id='gzfw4'></ins></div></i>
              <i id='gzfw4'></i>
            1. <dl id='gzfw4'></dl>
              1.  文化所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所 > 学术交流
                文化所举办第十期文化论坛
                五月三日上午,文学所举行了本年度第三次(总第十期)“文化论坛”,杨震做了主题发言。
                报告重点分析了现代艺术尤其是达达艺术对传统审美观的挑战,该潮流认为现代艺术已经抛弃了感性显现和审美功能,走向了观念。显现美学则认为,问题不在于支持还是反对概念艺术,而在于反思:“概念艺术”是否真的如其所说的那样依赖概念?或者说,“概念艺术”是否根本上还是依赖显现(出场方式)。我们发现,如果把艺术的独特性放在动态而非静态上,承认艺术的特点就在于:通过自身显现让某物呈现,那么,先锋艺术和传统艺术就不存在鸿沟,它们都是把我们带回当下(此时与此地)的一种途径,并通过自身的显现带给我们意蕴。
                论坛后半部分进入精彩的讨论,几乎每个人都做了发言,李建胜所长说“这次报告就是通过自身的显现来向我们展示一个道理”,直接化用了报告中的概念。刘瑾的观感不约而同。季剑青提到:俄国形式主义关于“陌生化”的理论,也是强调让日常语言进入不寻常的显现。陈红玉重点指出现代艺术是个复杂的经济社会现象,恐怕不是一个单一的理论体系所能说清楚。陈镭认为,显现美学实际上是一种典型的现代思路,它跟我们现代人生活方式的急剧变化相关,时间性日益醒目,我们不再重复亘古不变的生活方式,由此促成了现代艺术和审美意识。晏晨提出了“瞬间显现”与“永恒安顿”之间的选择问题。陈玲玲例举了一个小画廊展览监狱场景以及母亲编织的上百顶帽子的事情,让人发觉现代艺术也有震撼人性的力量。高音介绍了《爸爸的时光机》这部偶剧用机器人演绎温情故事的奇特成功。许苗苗谈到,现代艺术总不如传统艺术吸引人,毕竟传统艺术更合乎人性。
                此次论坛讨论热烈,亮点频出,大家都感受到浓郁的学术氛围,科研热情高涨。